“东友如无恙,当惊世事殊”

“东友如无恙,当惊世事殊”
先来解题,否则搞得读者满头雾水,不知我之所云。 题目中的 东友 ,是一个人的名字,此人名叫张东友,河北唐山人。整个题目 东友如无恙,当惊世事殊 ,是化用毛主席《水调歌头 游泳》词中的 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一句。 张东友本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如果不是因为干过一件惊动中央电视台的 大事 ,被央视著名的 焦点访谈 栏目报道过,恐怕他这样一个 仅有小学二年级文化 , 无职称、无官衔、无权力 的无业人员,一生都将籍籍无名。不过,小人物毕竟是命中注定的小人物,即使偶尔干出一件大事,出一回名,随着岁月的流逝,也往往被淹没在历史尘埃当中。 张东友干的这件 大事 ,发生在1994年或者更早一点。北京连接山海关的京山铁路从河北唐山过境,这条铁路线上有一座140米长、 桥龄 已达70年的备用钢桥。张东友的家大概就住在这座钢桥的附近。有一天,张东友来到桥上,用粉笔写下 张东友来过 五个字,就算把这座钢桥划到了自己名下。随后,张东友联系到一个买主,以165万元的价格把这座钢桥卖了出去。 1995年春节前一天晚上的黄金时段,张东友卖桥的事迹经央视 焦点访谈 节目播出,在全国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一位特大央企报社的资深记者看过节目,大为惊骇之后接着大发感慨,给其供职的报社写了一篇稿子,说自己如今年纪一大把,直到看了这期 焦点访谈 ,了解到张东友的事迹,才猛然顿悟,一下子弄明白了40年前小学老师说的 贪心不足蛇吞象 一语的含义。 当年我没有看过央视 焦点访谈 播出的这个节目,是后来看到了这份特大央企报纸上的这篇短文,才知道了张东友卖桥的故事;又觉得记者的文章写得好,把它剪了下来,存到了剪报册里。当初报纸也读了、剪了、存了,还可能因为张东友的 壮举 感到震惊过,但事过不久也就忘记了。如果不是前些天翻出了这份已经发黄变脆的剪报,对张东友其人其事,我还真的没有半点印象。 从1995年到现在,岁月已然驰过25年。25年,是四分之一个世纪,是成长一代人的时光。今天我们再回头看张东友卖桥的事迹,就会觉得那又算得了什么呀?不就是卖个铁路小钢桥这点芝麻大的小事吗?张东友卖桥之后仅过了五、六年,就开始了一场全国性的卖光、送光的浩劫,价值百万、千万、几个亿、几百亿、几千亿的国家财产在一片改制的声浪喧嚣中落入私人之手。 1994年,是设计师 南巡讲话 的第二个年头,张东友算是一个领悟了 讲话 精神,胆子大起来、步子快起来,能领风气之先的人。然而张东友卖桥之时,时机尚不太成熟,能够领会、接受设计师 讲话 精神的人毕竟还不是很多。张东友被铁路部门一位偶然路过钢桥的官员发现,于是,他这条 小蛇 又把吞下的 大象 吐了出来。短文的作者由此生发感慨: 共产党人是不好糊弄的。 其实,这句话不久就被证明是多么天真和迂腐。那些号称 卖光 的书记、 送光 的x长,不都是共产党内的人吗?再到后来,像那些把公立医院如江苏宿迁的医院、钢铁公司如吉林的通化钢铁公司、矿山如山西煤矿和内蒙古稀土矿等等都卖给私人老板,把种子市场、金融市场甚至关系到千百万老百姓饮水安全的自来水公司都卖给外国人的,不也是共产党内的人吗?张东友卖个小钢桥与这些林林总总的事例相对照,确实算不了什么。只不过由于他自己是个无文化、无官衔、无权力、无职业的 四无 人员,虽有领风气之胆,却是不被允许点灯的,刚一点灯就被偶然路过的铁路部门的官员发现,而被逮了个正着。 在网络 360搜索 中输入 张东友卖桥 几个字,搜索到张东友卖桥后的结局,他于1994年10月28日被天津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张东友如果现在还活着,如果他能够看到监狱高墙外的世界,他一定会为今天繁荣的买与卖惊掉下巴。 这位记者还借用儿子的口吻问: 不知道张东友把自己的名字写在天安门上,会是什么结果? 照25年来甚至40余年来的趋势看,不是没有一种力量试图把天安门卖掉,只是他们慑于天安门上的那张巨幅画像的威慑力,暂时还不敢轻举妄动。那张巨幅画像被摘下之时,就是天安门被卖掉之日。几十年来,天安门城楼上那张巨幅画像时时有人想摘下来。画像也曾经被摘下来过,只是一看势头不好,仿佛要地动山摇,才被迫又挂了上去。 记者发表这篇短文的栏目,叫做 品味生活 。根据短文内容推算,这位记者今年少说也有七十三四岁了吧。不知道这位前辈怎样咂摸自己发表这篇短文之后25年来的生活滋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