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男:漂浮人家 四十二

竹男:漂浮人家 四十二
梁瞎子梁仲秋来了。我告诉梁仲秋,老黄让你踏踏实实的,还要吃大翅膀鱼。听我说完,梁仲秋满心欢喜,一身轻松。一对色迷迷的大眼睛,比刚进院子时亮了不少。为什么不叫他梁瞎子改为梁仲秋了呢?我又受到了我家领导的批评。 虽然人家的大眼睛比你大得多,你叫人家梁瞎子人家不往心里去,那也不合适。四十岁的人了都?就算是起码的尊重也得有! 得,改吧。这几十年,要不是有爱妻随时在身边对我的 修正 和提醒,我这半辈子,哪儿有那么顺利?当然,也不全是她的功劳,我这个人天生的就有这个能力,善于采纳别人意见,乐于接受别人的提醒。在不丧失原则的前提下,灵活行事,听人劝,吃饱饭不是。唯一还让我别扭的就是,这小子的眼睛居然比我这做领导的眼睛大了那么多,这是想造反呀!不叫他梁瞎子我心里纠结,不平衡不是! 这不,正和梁仲秋聊天,村长来电话,说是旅游和文化工商城管房管局的几位局长,想来拜访老领导,一会儿就到。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从来也没有接触过这些个部门,拜访我干什么?反正,来就来吧,听听是什么事情。半个小时以后,一共来了七个人,七辆汽车,锃光瓦亮的,往我大门口一停,很有气派,我扫了一眼,想把 蓬荜生辉 改成 大门生辉 。七个人纷纷推车门下车,每个人都是西服笔挺,领口雪白,挂着领带,黑色皮鞋,一尘不染,很是正规,猛一看,像是联合国的哪个代表团来了。两相比较,此时此刻,我这个主人活生生就是一个山根底下的农民。握手,介绍,寒暄,让进院子里。梁仲秋早已经把桌子椅子摆放好,一大盘的茶杯也干干净净的放好。 落座以后,气氛稍微有些紧张,冷场了。我先打破尴尬, 各位局长,你们百忙之中,光临寒舍,不知道是有什么指教?不要客气,请明示,我洗耳恭听。 七位局长你看我我看你,只是 嘿,嘿,嘿 的笑。最后还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局长开了口, 诶呀,老领导,哪有什么指教,我们就是来此地视察一下,看看此地有什么条件,能不能开展山村旅游,或者,啊,这个这个,看看有什么办农家乐的基础,按照指示精神,引导资本下乡,扶助农民脱贫。今天拜访您,一是看老领导对此有什么建议;二是看看老领导有没有 参与其中,发展 一下的想法。 我现在才知道有一个 指示精神 ,哪儿有什么建议;至于参与其中吗,我又不会 搞什么经营,我可能办不了什么事情。再说了,退休就是退休了,根本就不是什么老领导了,就别这样称呼了。 年轻的局长又说: 这个,啊,这个 这回的资本下乡,势头很猛,力量 很强大。前景应该是很不错的。我们都希望您能参与其中,搞好配合嘛!您也能够继续发挥您的优势。 你说得很明白,我也听明白了。就是要求我配合资本下乡呗!我还不知道,各位局长 是受命还是自发来我这里的?你们一共是几个局的局长啊? 我乐呵呵地问他们。 我们都是一个局的,机构合并,我们这些局长一级的太多了,市里就把我们分成几个组,出来分片来搞扶贫。 那我知道了。 回头对梁仲秋说: 快点啊,赶紧,给几位局长沏茶。 梁仲秋说: 您这儿有奶粉吗?他们挺辛苦的,我的车上有轻易见不着的好茶,需要兑上奶粉才好喝. 奶粉在水房里。 我告诉他。 不一会儿,茶上来了。梁仲秋一边给各位局长递茶,一边介绍,这是大英帝国最好的茶,贵族以上才能喝。我大舅哥在驻英国使馆工作,才能弄到。本来是给老领导准备,让老领导偿新鲜的。都渴了吧?快喝吧!七位局长 吸溜,吸溜 地喝起了茶。几口茶下肚,纷纷称赞,英国人的茶,硬是不简单,味道好极了。那个年轻的局长也说,旧时英国贵族茶,飞入寻常百姓 家,如果能够引入中国,应该能赚大钱。咱们中国既有外汇又有富裕阶层,不花等什么呢?是啊,是啊。其他几位局长也都 附和着;感慨着。也有一位局长说,这是高级 立顿红茶 吧?看来这些局长们还都是品茶的高手。一杯茶喝完,梁仲秋正要给续上,有两位局长突然站起来说,不喝了,不喝了,谢谢,谢谢 !我们还要赶到镇政府。告辞了!告辞了!看到他们这么急,说走就走,我也就不再强留。客气了一下,就把他们送走了。 看着一溜儿汽车匆忙离去,梁仲秋说,这帮子人,怎么当上局长的?连基本的人情世故都不懂,事先不打招呼,来了还提什么要求配合 ,眼睛里忒没谁了!上镇政府干什么去,还不是吃吃喝喝。xxx的,里急后重;加点奶粉帮帮他们;他们半道要不找地方上厕所 ,算新鲜!怕他们在咱们院子里就一块上厕所,我今天手下留情了!回到院子里,梁仲秋提醒我,您不是和市委书记熟吗,给书记打个电话,好好表扬一下这一大堆局长。我一听,有道理,今天晚上必须给书记打电话,说点闲事,顺便表示支持扶贫工作,表扬沉下基层的工作人员,没有后遗症。 后来听村长说,镇政府给局长们接风,没有吃好喝好,几位局长就像走马灯似的上厕所。晚上还有两位去医院打点滴。镇政府把大师傅好一顿儿整,大师傅不干了,我卫生肯定没毛病,扣我工资就不行。敢扣我工资就上访。事情最后终于传出去了。引起市监察系统的重视。工作组的调查很顺利,因为基本事实简单清楚,镇政府的领导是在什么以后,什么什么的形势下,公款请客,而且这还是贫困地区的镇政府。镇政府里的主要领导停职检查,陪吃的领导要负担一份餐费。七个局长,一律停职检查,赔偿餐费,等候检查通过以后,另行安排合适的工作。 过了几天,老鲁忽然过来说,前几天发生了扶贫工作组公款吃喝的问题,处理的都很重,看来是要杀一儆百。倒是他自己的扶贫工作 有比较大的成绩,得到了市里的肯定,被抽调上市里的扶贫办公室担任副主任,可能就要明确提职了。言语间,很是感谢我给他出主意,让他到扶贫包片地区去深入调查,想好解决问题的出路何在,拿出适合当地的具体办法,制定远景规划,等等。尤其是对国家的有关政策,财政有什么支持力度,都做到了心中有数。在市里对他进行考察时,有备而出,从宏观的角度,提出了对当前整体扶贫工作的意见和建议,受到了赞扬。我也很谦虚地对他说,不是专门给你出的什么主意,而是所有的工作都应该这样做。调查研究也是基本工作方法之一吗! 梁仲秋又来电话,说如果方便,能不能再给书记打个电话,给几位局长说说情儿,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不过这次没法听他的;事实清楚,处理的合情合理恰到好处,给他们讲情就违反纪律了;更何况,我算老几?不是一个系统的人,随便插手别人家的事情 ,纪律不允许,也容易让别人为难不是。他没有这个概念,我也不责备他,毕竟年轻。倒是那个英国贵族喝的茶里有哪些秘密,下次什么时候过来,让他一定要告诉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